启航建站系统
顶部右侧广告文字
预留广告
预留广告

网站首页 最新新闻

从酸辣粉、麻辣粉到特麻辣粉 央妈口味为何越来越重?

作者:网友 来源:互联网 2018-12-20 11:03 9927 ℃
预留广告

以前每次美联储加息,都有一个自然的问题,就是中国央行第二天会不会跟?

  就在美联储公布2018年最后的议息决议前夜,12月19日晚间,中国央行就率先公布了“定向降息”的措施:

中国央行推出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工具,也就是TMLF,简称“特麻辣粉”,定向支持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发放贷款,资金可使用三年,操作利率比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利率优惠15个基点,目前为3.15%。

  这一工具定向服务于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,因此被称为“定向降息”。

  因为SLF、MLF投放的都是中短期流动性,在净稳定资金比例的监管要求下,限制了商业银行投放低流动性长期贷款的能力。此次TMFL虽然期限一年,通过连续续作可以达到三年。

  市场恍然。没等来央妈并没降准,而是又创造性的发明了新菜品“特麻辣粉(TMLF)”。这是继酸辣粉(SLF)和麻辣粉(MLF)之外的又一道新菜。

  银行们自我安慰,虽然没盼来满汉全席,但好歹是道菜,填填肚子也是极好的。

  01.美联储加息,为“40年罕见”?

  12月20日,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2.25%-2.5%区间,这是美联储年内的第四次加息,也是2015年底开始的本轮加息周期里的第九次加息。

  此外,美联储官员目前预计2019年将加息两次,而9月份的利率决议会议上,这一数字是三次。这说明,美国经济的最新情况,已经对美联储未来的加息路径产生了影响。

  加息决议公布后,美国三大股指迅速走低但随后反弹。但在鲍威尔讲话后,美股又大幅走低,三大指数最大跌幅均接近2%。

  这样的市场表现,令美联储陷入一个有趣的困境,金融市场告诉他们“别再加息了”,但经济数据却显示,进一步紧缩仍是适当的。

  富国银行(Wells Fargo & Co.)近期的一项调查显示,大多数美国散户投资者表示,美联储应该停止12月的加息。

  有着“新债王”之称的DoubleLine Capital首席投资官,冈拉克周一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,美联储本周不该加息,理由是债券市场令人担心,以及2020年经济将放缓的预期需要美联储扭转政策。

  最为响亮的反对之声来自于美国总统特朗普,他对美联储加息几近到了不能忍的地步。周二,美联储加息前夕,特朗普在推特上做了最后的表态,他说:

  “我希望美联储的人在又一次犯错之前,能读一读今天《华尔街日报》的社评。不要让市场变得比现在更缺乏流动性。停止缩表吧。去感受市场,不要只看毫无意义的数字。好运!”

  而抛开特朗普的威吓不谈,美联储在股市表现如此恶劣的情况下加息是极其罕见的。

  事实上,这是自1994年以来,美联储首次在残酷的市场情况下收紧政策。

  目前,标普500指数在过去3、6和12个月中均下跌,标普500指数有一半处于熊市中,银行股和运输股接连暴跌。

  
02.TMLF:特麻辣粉

  12月19日晚,央行宣布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(Targeted Medium-term Lending Facility,TMLF)。主要内容为:

  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大、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大型商业银行、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,可向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申请。定向中期借贷便利资金可使用三年,操作利率比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利率优惠15个基点,目前为3.15%。其他没有提到的属性(比如要不要抵押品),可能就是参照MLF执行。

  TMLF的操作对象是大行、国股行和大型城商行,利率比MLF低15BP,期限为一年(可申请两次续做,实际可达三年)。

  由于大行资金成本低,一般不太会需要TMLF,可能兴趣不大,想投放小微、民企的,负债成本又显著高于TMLF的银行,会有较大积极性申请。

  还要考虑到,TMLF作为投放基础货币的一级操作,能实质性降低银行整体负债成本和货币市场利率(基础货币的二级市场利率),再进一步减轻某些银行拉存款的压力,从而对存款利率也起到控制的作用,存款端的“降息”就这么诞生了。

  那么问题就来了,美国在加息,中国不跟也就算了,为什么还选择定向降息呢?

  首先,中国选择不跟随美国加息,反而降息,主要原因是中国的货币政策目前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国内经济增长,也就是刺激内需的问题。

  经济数据表明,中国目前的经济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,政府半年以来的“宽信用”并未表现出较大起色。因此,央行选择定向降息,主要是为了支撑内需,稳定经济增长,这是央行工作的当务之急。

  但为什么又只选择了“定向”降息,而不是全面降息呢?这又要回到汇率的掣肘上来。如果全面降息,人民币汇率势必面临比较大的贬值压力(不懂逻辑的,可以了解一下利率平价理论),这对资本管控以及贸易谈判都不是好事。

  任何一个开放经济体都同时面临内部和外部两个均衡的问题,内部问题主要体现在经济增长上,外部问题会集中体现在汇率上。央行行长易纲最近就提到,“要在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上,找到一个平衡点”。目前来看,这个平衡点,就是TMLF的推出。

  纯粹按照国内的情况来看,支持全面降息。但考虑到外部均衡的问题,不能降息。内外结合考虑,定向降息就这么搞出来了。

  TMLF显然是对实体(尤其是小微、民企)融资是有一定作用的,是央行有效的定向货币政策工具之一。但是,货币政策并不是万能的,我们还有很多别的工作要做。

  整体上看,这是央行落实此前的一系列支持小微、民企融资的政策的内容之一。央行此前提出“三支箭”的政策组合,其一便是“增加民营企业的信贷,特别是小微企业的信贷”:

  “凡是中小银行有客户、还能贷出去,只是因为存款不够或是存贷比太高,缺乏资金导致贷不出去的,人民银行都以再贷款、再贴现的形式支持这些银行。”

  这一表述简化版,就是“只要你能做小微、民企贷款,做多少都行,央行源源不断地给你提供便宜的弹药。”

  再简化一点,央行相当于是说了句:“钱不是问题。”

  可是,问题就来了,有时候,还真不是钱的问题。央行只负责提供资金,但不负责承担风险,也不负责教大家怎么做小微。

  我不得不坦率地讲,解决小微、民营融资难问题,最关键的点,并不是资金成本,也不是有没有资金,而是银行能不能做、会不会做。如果银行不会、不擅长做小微,那么即使遍地的小微想贷款,他们也不会申请更多的TMLF去做。这一情景,欧洲出现过,欧洲央行白给钱(TLTRO)也没有什么银行要。

  央妈可以把马儿牵到河边,但不能强迫马儿喝水。目前我们面临的情况,差不多就是这个感觉。

  小微信贷需求一直是旺盛的,但是银行要掌握科学的方法去放贷,才能有效地服务这些需求。否则,小微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。

  而建立科学的体系和方法,可能是眼下银行支持小微最紧要的事。有些事,不是钱的问题,是能力问题。


Tags:

预留广告
最近发布
预留广告